快捷搜索:  as  test  创意文化园  陈先生  5.7聚众斗殴  龙袍  2327  云南信托

南京新闻网热播:全国首例“个人破产”案引关注 给“诚实而不幸”债务人重生机会

  欠214万元只需还3.2万元,温州近日审结全国首例“个人破产”案,个人破产制度也因此引发各界关注。最高人民法院去年提出研究推动建立个人破产制度,畅通“执行不能”案件依法退出路径。那么,为何要推行个人破产制?推行有哪些障碍?如何防止有人破产恶意逃债?记者就此进行多方采访。

  无个人破产制度

  但“个人破产”事实大量存在

  温州“个人破产”案债务人蔡某并不是“老赖”,而是温州某破产企业股东,对企业214万余元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但经调查,蔡某仅持有公司1%股权,而且其家庭并不宽裕,每月总收入不到1万元,蔡某还患有高血压和肾脏疾病,孩子上大学,长期入不敷出,没有能力清偿巨额债务。法院启动个人债务集中清理程序,征得债权人同意后,蔡某承诺按1.5%的清偿比例即3.2万元在18个月内完成清偿,且该方案履行完毕之日起6年内,若家庭年收入超过12万元,超过部分的50%将用于清偿全体债权人未受清偿的债务。该案得以顺利办结。

  司法实践中,像蔡某这样“个人破产”的事实大量存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全国“执行不能”案件占执行案件总量的40%左右。尤其是一些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等案件,被执行人财力有限,甚至“家徒四壁”,确无清偿能力。

  镇江市丹徒区居民老王就是这样的负债者。此前因开车撞伤骑摩托车的陈某炳,致其一级伤残,老王被判承担60多万元高额赔偿。进入执行阶段后,法院却发现,肇事车辆没上保险且已报废,而生活在农村的老王身患白血病,基本无收入来源,根本没有偿还能力。

  省高院执行局综合处处长朱嵘说,穷尽各种手段仍无法找到可供执行的财产时,法院会暂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然后每隔3个月或半年,电脑查询系统再对这些被执行人的财产情况进行网络查询,一旦查到有财产即刻恢复执行,但恢复执行能够终结案件的只是极少一部分。

  由于“执行不能”案件没有一个解决出口,经过多年累积,仅江苏法院处于终结本次执行状态的案件数量已达144余万件。今年以来,通过动态管理,法院重新发现被执行人财产恢复执行案件仅有近7万件。超过百万件“执行不能”案件,成为法院沉重的历史包袱。

  人不死债不亡?

  这种观念该改变了

  在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严仁群看来,建立个人破产制,是解决“执行不能”案件的有效手段。个人破产是指作为债务人的个人在其全部资产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由法院依法宣告其破产并对其财产进行清算和分配,对其债务进行豁免以及确定当事人在破产过程中权利义务关系的法律制度。

  “最高院公开提出推动建立个人破产制,也是近几年在攻坚执行难的过程中,法院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大量‘执行不能’案件涌向法院的根源,在于个人破产制度的缺位。”严仁群说。

  记者注意到,部分法学界专家、全国人大代表近年多次呼吁建立个人破产制度。此次首例“个人破产”案公布后,更有不少专家进一步呼吁对个人破产制度进行立法,但质疑声也随之而来。

  个人破产首先面对质疑的就是,破了产欠的债就不用还了?“人不死债不亡,这种终身债务制的传统观念在现代社会应该改变了。”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邱鹭风介绍,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无论是债务人还是债权人,都应承担相应的经济和社会风险,过去我们过于保护债权人利益,而实际上,处理两者关系更应从社会综合利益来权衡考量。“在确实‘无产可执’的情况下,与其让案件陷入僵局,不如通过个人破产给债务人重新来过的机会。”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