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test  创意文化园  陈先生  5.7聚众斗殴  龙袍  2327  云南信托

2019诺贝尔文学奖10日将揭橥 “双黄蛋”会给谁?

10月10日,诺贝尔文学奖就将公布结果。今年的情况比较特殊,由于去年的丑闻风波,201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没有颁发,而是顺延到今年,于是10月10日的晚上,我们将会看到两位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

这或许并不是一个理想的处理方式,在诺贝尔奖的历史中,同一年颁给两位作家的情况只出现过如下几次——

1904年,第4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法国诗人米斯特拉尔和西班牙喜剧作家埃切加赖;

1917年,颁给了卡尔·阿道夫·耶勒鲁普和彭托皮丹,他们两个还都是丹麦人;

1966年,颁给了希伯来语作家阿格农和另一位描述以色列命运的德语瑞典作家内莉·萨克斯,该年的选择毫无疑问具有浓厚的政治意味;

1974年,再次是两个来自同一国家的作者艾温特·约翰逊和哈利·马丁逊获奖,这次获奖者国籍由北欧的丹麦换成了瑞典。

此后,再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情况。所以,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令观者多了些不同的期待。今天,我们就跟大家聊一聊诺贝尔文学奖以及今年的奖项预测。说到预测,自然仅供参考,也有很强的个人色彩。比如,同样对于米兰·昆德拉是否有望获奖,就有极有希望和几乎不可能两大截然相反的主张——毕竟,文学是充满主观性的艺术。

无论预测和讨论得如何,都欢迎你留言跟我们分享你对诺贝尔文学奖的记忆与看法,更欢迎你说出自己心目中的2019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颁给两个人的情况每次发生时都会引起不小的争议,而且,这些作家在今天很多已经完全变成了被尘封在文学史里的那种获奖者。

耶勒鲁普的小说写得明朗,很有田园诗的风味,但也仅此而已。彭托皮丹,现在还有谁在阅读他的作品?诺贝尔奖作为世界级的文学奖项,里面的确出现过很多值得未来作者终生追随的大师(当然,若是把“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大师们”组成一个名单,其重量级也足以与获奖者们抗衡),不过,这种作家要求每年都得出现一个,也未免夸张。

所以,要是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两个人的话,如果那种肉眼可见的文学价值差距过大,场景也会比较尴尬。试想一下,瑞典文学院的评审拿着笔直的话筒公布——“今年的两位获奖者分别是伊斯梅尔·卡达莱和——希拉里·曼特尔!表彰他们共同用小说的形式表现了人类精神的……”,这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给诺贝尔文学奖带去一种崭新的喜剧效果。

不过,不管诺贝尔文学奖对于文学本身还能有什么意义,它存在的必要性又是多么虚无,对于国内读者来说,诺贝尔文学奖还是有一个积极作用,那就是它有机会让出版社引进那些尚未有译本的新作品,扩展视野。在平时,出于读者群体和盈利的考虑,这些小众又冷门的作家并没有什么出版机会。例如2004年的获奖者,奥地利作家耶利内克,此前几乎无人知晓,她获奖后,国内便集中翻译了她的小说集,让我们得以在书架上接触到与众不同的写作风格。可能,这就是诺贝尔文学奖对国内读者来说最大的意义了。

01

不太可能得奖的“年年大热门”

9月30日,Nicerodds发布了201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赔率名单,最大的一个变化是:出现了不少陌生的面孔,同时领跑者里面终于没有村上春树了。

Nicerodds发布的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名单,中国作家残雪位列第三位。

过去的很多年里,村上春树都是诺贝尔文学奖的大热门,他的读者很多,作品风格也很独特,而且,村上也是日语作家里唯一有获奖资质的,在他之后,目前的日本作家一眼望去,实在找不到在未来有机会再拿诺奖的人选。有人讥讽说,村上春树这种二流作家不可能获奖,这其实是一种挺偏颇的指控,把村上春树完全当做一个恬淡的“苦咖啡式人物”。村上春树在政治和历史争辩中都是个有责任心的作家,调查奥姆真理教撰写非虚构作品,控诉非人道主义行为,反思战争等等,他只是不爱频繁站在镜头前说话,而且小说也选择了非现实主义的路线罢了。这是一种不太讨多数专业读者喜欢的写作方法,因为它看上去太简单而轻松,而且村上的小说有着严重的套路化倾向,在阅读村上春树的小说时,除了阅读快感很难再得到更多的启示。他很难打动那些用罗兰·巴特去分析文本的瑞典文学院评委们,但我相信,《1Q84》《奇鸟行状录》这些小说,再过几十年还会有它们的读者。

恩古吉·瓦·提安哥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html>